阿九

到处打洞

嘴里的是虎牙对吧对吧对吧!Ma惹救命。

作死骸哥(✘
+暴躁吸血鬼雀?
+小学生的我✔

漫长时光的恍惚间我有一种早已死在历史风尘中的感觉,迷糊又不真切使得我给自己评价为自我倦怠,可是这一刻血液仿佛倒流回身体,细胞又重新饱满起来——我把这一切归咎于愤怒。
我不习惯用咆哮表达心情——臌胀的胸膛压抑着,最后看着像是泄气的皮球没了脾气,嘴一张一合像烂在市场里濒死的鱼。

再也受不了你尖酸刻薄的语言用彬彬有礼的衣冠禽兽表皮说出来。
尖锐的獠牙因为过激而自然的显露,饥渴兴奋嗜血各种负面情绪袭来以至于身体不禁有些颤抖——我其实很惊异于这一发现,我还以为生理反应早就不会体现在我身上了。
你的血液倒流回脸颊,感觉的到,感觉的到温度,渴求,渴求更多,血液也好灵魂也好全部全部都是我的。

一旦不经大脑思考,刹不住车的思绪驶向光年开外,脑海了只剩下了需求品。
风吹的披风咧咧做响,我听不见你说的是什么,到后来便是什么也听不见了。
「啊。」我,好像是这样说了什么。「你果然还是去死吧。」不不不,拜托你千万不要死去,那美味的鲜血啊,请万万不要蓦然骤停在他人的身躯。

兽意的本能爆发似乎只需片刻,自我的存在被一点一点侵蚀先是生理再是心理。
千万年的磨砺染不白我的黑发挫不伤我的锐气夺不走我的荣耀。可是——不会跳动的心脏也会感到难过么——我才不管,也管不住。
总是在边缘徘徊滞留在灰色地带带来的结果是:不舒服或者是不舒心?总之我放弃与兽意挣扎过程是很快的,真是不甘心。
似乎我是发了狠的想要把你撕碎或者嚼烂,青筋凸起一跳一跳,大口呼吸仿佛真的需要似的。
这是愤怒?

「死亡岂不是会失去一切?」你恶意的语调:「包括流动的血液?」接着你舔了舔嘴角。

「也包括痛苦。」我这样回答。


--
/怎么办总是无法顺利度过中二期我是不是该弃疗这算是问题来了吗?/

评论

热度(2)